新闻中心
产品展示
联系方式

邮箱:

电话:

传真:

硕贝德能否在5G时代“涅槃重生”?

2019-03-14 11:08      点击:

5G的到来,加速射频天线的变革进程,A股两大射频天线厂商硕贝德和信维通信的竞争格局也正发生重大变化。不过,当前信维通信的市值规模远远超过硕贝德,硕贝德又能否在5G时代“涅槃重生”?

近日,硕贝德公告称,拟在广州建设5G产业总部项目,投资总额约为10亿元,从事5G射频领域的业务发展。可见,硕贝德在5G天线射频领域做足了战略部署,试图在这波5G浪潮中分享一波红利。

作为国产手机射频天线的龙头之一,硕贝德历经了手机射频天线技术的多次变革和多项业务拓展后,在去年打入了华为Mate20系列产品的天线供应链,但由于订单占比不大,并没有享受到华为出货量不断上涨的红利。

此外,自2012年上市以来,硕贝德从天线业务拓展到半导体封装、指纹识别模组、无线充电及结构件等多领域的过程中,其业绩跌宕起伏,长期处于增收不增利的状态。

在多次业务转型不得力,5G业务进程欠佳等背景下,硕贝德试图进行业绩突围,重回国内无线终端天线的领导地位,与曾经同一起跑线上的信维通信一决高下,再加之海外厂商的竞争压力, 硕贝德又能否突围?

增收不增利 毛利率波动大

根据硕贝德发布2018年度业绩预告,受益于终端天线和5G基站天线的增长,硕贝德预计2018年度净利润增长超20%。

值得关注的是,硕贝德2018年度净利润不超过7000万元,或为上市以来的最高值。不过,硕贝德净利润已连续7年仍未能突破1亿元大关,且在2015年亏损超过1亿元。相比之下,信维通信2017年净利润已经达超过8亿元,2018年净利润更有望突破10亿元。 

但从终端客户来看,硕贝德也存在一定程度的优势。从上市之初的TCL、中兴、三星、联想等重要供应商,到如今的华为、三星、OPPO、vivo等一线终端供应商,硕贝德的天线业务一直都占有重要的市场份额。

然而,集微网记者剖析硕贝德上市以来的利润表和业务构成后发现,其手机天线业务的营收先涨后跌,而营收占比却不断下降,毛利率水平更是起伏不定。(如下图)

由上表可知,硕贝德的天线业务在2015年出现明显的分水岭。2015年以前,硕贝德的天线毛利率均低于30%,但营收占比超七成。

直至2015年,硕贝德面临上市首亏,其天线业务的营收也出现大幅下降,其营收占比低于50%。在遭遇了多个业务同步发展,反而“力不从心”后,硕贝德于2016年和2017年分别剥离了摄像头模组和精密结构件业务,从而迎来了天线业务的营收逐步回升,毛利率也超30%。

业内人士表示,“手机天线业务原本是硕贝德的主心骨业务,但硕贝德在前几年的多业务发展,严重阻碍了天线业务的深耕,其历年的营收和毛利率水平直接反应了硕贝德的利润水平。”

并购布局惨淡 身陷多起诉讼

据集微网不完全统计,上市至今,硕贝德已累计并购30余次,并购完成的控股子公司达12家。可以说,在并购发展道路上,硕贝德是典型的“捡了芝麻丢了西瓜”,甚至还因并购身陷诉讼之中。

硕贝德于2012年在深交所上市,以手机天线、笔记本天线、AP天线起家,产品面向手机、汽车和各类消费电子市场。并在2013年迎来辉煌时刻,拿下了TCL和中兴的天线业务主力供应份额,同年的天线业务营收达4.23亿元,占总营收的83.91%。

在天线业务盈利的支持下,硕贝德在后三年间,通过投资并购等方式将业务拓展至半导体封装、摄像头模组、指纹识别模组及精密结构件等业务领域,试图通过跨界实现业绩的快速增长。

然而,在智能手机增速放缓和去金属化趋势的影响下,硕贝德收购的科阳光电、惠州凯尔和深圳璇瑰等子公司经营不佳,业绩受到拖累,2015年遭遇业绩冰点。

2016年至2018年,硕贝德优化业务结构,天线业务厚积薄发,毛利率稳步回升。

在这上市后的六年间,硕贝德兜兜转转,从拓展多个业务到回归盈利主业,除了暴露公司投资布局缺陷之外,也凸显了手机天线和射频器件领域的市场需求和利润空间。 

此外,集微网记者注意到,在硕贝德近年的并购投资过程中,也陷入了一些诉讼案。

据硕贝德2018年半年报披露,目前已陷三项尚未判决的诉讼案,主要是硕贝德诉东莞市金铭电子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硕贝德诉东莞金卓通信科技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硕贝德诉深圳市三合通发精密五金制品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涉案金额总计1598万元,占净利润的45%。

其中,硕贝德涉及精密结构件业务的纠纷案最大,高达1200万元。与此同时,集微网记者还发现,硕贝德租赁金属加工业务的相关生产和配套设备给惠州贝德五金制品公司,半年报期间也处于诉讼阶段。

硕贝德在收购精密结构件业务导致业绩亏损后,还陷入了相关业务的诉讼案。硕贝德在频繁并购过程中,所获的实际效益过于惨淡,且净利润瓶颈迟迟未获突破。

当前,硕贝德在手机天线业务之外,外延的指纹识别、结构件及半导体封装等收购不仅未带来利润的提升,还备受投资者质疑。对此,硕贝德提出了“二个聚焦,一个强化”战略,在聚焦高端天线射频业务之外,继续剥离非盈利业务,试图凭借华为和5G实现困境反转,但闯关能否顺利,有待验证。